湾家 主全职
欢迎勾搭交流~(`・ω・´)”
麽麽哒(´ω`♡%)

© 生如夏云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叶黄】两个人过独木桥(上)

※短篇HE

※叶黄日蹭个TAG!


(一)

叶修发觉时事情已经偏离他的掌控了。


冷风和着微光如一根根冰锥削入窗櫺,叶修想不起上次煳窗是什麽时候了,只依稀记得好像是黄少天亲自煳上的,如今房子的另一个人不在了,屋子的漏洞悄然得用另一种型式提醒着叶修。


黄少天不在他身边,这是五分钟前摸到冷床做出的判断。


黄少天离家,却是现在明摆在眼前的事实。


叶修点了根菸,把自己瘫在沙发上若有所思的抽着,清晨时分黄少天不可能是去买早餐,总不会是快递吧?这几天他没掏宝阿,还是黄少天有?他记不得了。

烧一支菸的时间同燃尽叶修的耐心,他翻身而起,随手拍散身边的烟雾,缭绕叶修的从濛雾变为缠在手臂上一道狰狞的疤痕,窗外天渐渐亮了,金粉洒落在叶修身上,像是在宣告一个新的开始。

此时叶修却不打算多做逗留,在这个点上睡觉才是要紧的事,他三步併两步的想返回卧室,但走没几米视线就被餐桌吸引住了。


桌上摆着一个药瓶,叶修不用细看也猜得出来,那是黄少天的气喘药,上头的标籤还很新,说明药瓶的主人才新拆封,他知道黄少天没法停药,即使只有轻微的气喘,黄少天都还是随身携带药瓶以免不时之需。


药在人去,叶修心理喀擦一声不好,方才的烦躁瞬间随着烟雾散得一乾二淨,最糟的想法攀上内心。

叶修抓起小药瓶,抄起钥匙转身冲出门。


──这次黄少天恐怕是打算一辈子离开他了。


(二)

叶修臂上的疤是救人时留下的,当时伤口本身并不长,却把长度度让给时间,化为不能抹灭的伤疤。

那时正值冬日,黄少天乘着新年放假死活都要把叶修拉出去,最后两人敲定去爬山,叶修负责开车,黄少天在副驾拿着地图给他指路,嘴裡还喇喇咧咧的不停,美其名曰帮叶修提神。

登山时黄少天情绪很高,毕竟难得可以看到叶修频频喊停步的糗态,这一趟也算是回本了,他想来便高亢的拉着不情愿的叶修在山间小路蹦蹦跳跳。

“老叶你体能也不行嘛!我就说你一个高龄宅男有空应该要多动动学学人家那谁啊天天去健身房多健康,你看看你这样子,啧啧啧。”

“哥还以为哥体力好这件事少天大大你体会最深呢,教育失败的叶某表示痛心疾首阿”

“你妹你妹你妹要点脸成吗?有种等等一路不要喊停的爬上去啊?”

叶修玩味的看着一撩就炸的黄少天,之后一路还真没喊停,两人不出几刻钟就到步道中继站了。

山腰温度低了平地不少,再加上冬风冷冽,那温度真能用雪上加霜来形容,黄少天冷的直哆唢,讲话就像卡了针一样,一跳一跳的,叶修都不忍心气他,只好放任黄少天一人在步道上蹦踏蹦踏的,他在后头点菸看着,活像在熘人的。

就在叶修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时候,前面突然安静了。

他原以为黄少天终于累了,正要上前调侃几句,带着气音的呼喊却意外的比他先至,叶修暗叫一个不妙,抓紧了肩上的包赶紧三步併两步的向黄少天方向跑去。

黄少天的嗓音总给人一种温染如光的感受,但此时他的话语却是随着空气稀薄起来,他喘的难受,肺部的空气像是受到惊吓一般争先恐后的窜出,把他小心翼翼含在口中的那名字冲得支离破碎。

黄少天眯起眼,往前踏一步要和叶修会合,咳嗽让他无法专注眼前的事物,山间树影晃的叫人头晕,他甚至有种错觉下一秒眼前光影就会离他远去,黄少天觉得自己像踩在棉花上走路没个轻重,果真脚步一个不稳,向后倒去。


此时叶修恨不得自己就是君莫笑可以技能连发的加速,他伸手就是一捞,也不管折伤是否会自己的手就一股子劲的把人往怀裡带。


他用尽了全身的力道要跩住他的世界。


他紧紧抱住了黄少天,但叶修仍不是君莫笑,两人重心一个不稳都双双翻了过去,没有任何受身操作,只有叶修护着黄少天,滚落一座山坡。

树枝嘎嘎的划过两人,力道之大在叶修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最深的那道在右上臂,几乎笔直的像用尺画的一样。


如果这样能割去一点黄少天的痛苦,那他甘愿,叶修想。


TBC.

===========后记=========

谢谢看到这裡的你我是生夏

最近有点产文阵痛,一直希望能产出高质量所以用心的在修练文笔

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这篇灵感来自2014高考题,题目同题

这次不是故意断在奇怪的地方的QWQ就是电脑坏了档案都吞掉了所以...嘤嘤

总之谢谢看到这裡的你!!


 
评论(9)
热度(3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