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家 主全职
欢迎勾搭交流~(`・ω・´)”
麽麽哒(´ω`♡%)

© 生如夏云 |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少天生贺)时光一隅 fin.

※2015少天生日快乐!

※欢迎捉虫,有评论留言我会很开心的!分两次写文风简直突变qwq


叶修膝盖上有一道疤。

他本人并不太在意,小时候玩乐时跌倒留下伤疤,多正常的一件事,至少能表明他是在正常跑跳中健康快乐的成长,而不是从小打红白机长大的宅宅。

…虽然他并不能否认他是在模彷马力欧跳跃时摔伤的。

疤痕很小,不到两公分的长度,裡面似乎还卡了以前擦进去的砂砾 微微突起了一快,但颜色并不深,澹澹的灰色像是块会飞的影子扑在叶修身上,让人有一种下一秒就会消失的错觉。

叶修短裤依然照穿,从不遮掩也没想过做澹化治疗。谁没受过伤,有了疤又怎样,日子还是得照样过,只得把所有的痕迹都归给青春,证明自己跌过并且活过。

第一个发现的是叶妈妈,叶妈似乎对照顾男孩子有套特别的心得,只是塞给叶修一盒创可贴,要他学会好好照顾自己。

也是那盒创可贴教会叶修要自己消毒处理伤口,叶修也体悟出一套特有的心得,还是不要包扎吧,小熊维尼的创可贴,太可爱了。

第二个发现的就是黄少天,是在世锦赛准决赛復盘那天晚上,性事激烈完他享受的躺在叶修的肚子上,一边戳戳领队吃了一个月宵夜泡麵而突起的小肚子,一边好笑的吹着叶修大腿上细微的腿毛。

“喂,少天大大再玩下去我又硬囉?”

“有本事再来一次?领队怎麽能做出妨害队员训练的事!你就憋着吧哈哈哈哈哈!…老叶你这样不行啊,不玩就不玩啊,别别别您老人家收收收。”黄少天不反机会主义者特色马上见好就收的从叶修身上起来,手刚好擦过叶修膝盖上的突起,这才诧异。

说实话他们互摸的次数并不少,年轻气盛,又是两个男人,征服慾和性慾可以说是正比,抑或是想好好看在自己眼前,身上的这人,可以说是把对方的身体摸得和自己的一样熟悉了。

黄少天当然不可能只像叶妈一样塞盒富有教育意义的工具给叶修,何况也来不及了,只能充当起了教育员把叶修唸了一遍,从摔倒的伤害谈到老年照护,提起自己老了可能得推着坐着轮椅的叶修,想想还觉得有点小激动。

“我说老叶你能不能正经点,留疤这多大事,回国必须找人治啊。”黄少天食指轻轻摩过小小的隆起,糙糙的触感让他有种摸过山壑的感觉,到底是这人走过千山万水才到达巅峰还是他翻山越岭才到到他身边。

“是啊,你说这多大事,”叶修可惜的看人离开他的怀抱,乾脆和人玩起文字游戏:“不大呗?”

黄少天正要发作叶修又接了下去:“你说要治就治吧,澹斑膏什麽的擦一擦,虽然机率不大但试试吧,死马当活马医?”

“噗哈哈哈哈叶修你把自己比喻成死马啊真绝了!”

“必须的,嫁给死马的剑圣大大。”

“靠靠靠靠靠叶修你妹的!”



屏幕上两个荣耀大字来的太不易,像是穿越亘古的回声把中国国家队队员喊的满眼泪花,队裡的老将想起了初期联赛的拓荒更有泣不成声的嫌疑,在赛后发布会时只说了两个字便被领队接过麦克风,照着公关部拟好的稿词进行对答,叶修记不得所有访谈过程,却忘不掉队员那时吐出的一句话:无悔。

"老叶你这不道德阿发布会就是要让选手畅谈经历阿你说是不是?你一个没上场的领队居然说掉了所有的话这不服不能忍啊!"

赛后他们没有直接返国而是多在苏黎世待了三天,据说是联盟旨意要犒赏他们的,但也没排行程,毕竟这些选手一回国又是下一个赛季的开始,实在不宜过操,因此全权交给领队规划,叶修大手一挥直接敲定三天全自由行,末了补一句记得小心安全,并痛心疾首的表示自己领队人事已尽,非不得已千万不要在敲他房门他需要好好睡一觉,于是才有了没敲房门直接不请自来刷卡入房的人趴在自己床上的一景。

"这不是体贴小陈吗,要是给你讲那他八成吃麦自杀。"叶修熟练地斜坐到床沿,把右脚屈到床上饼捲起自己的卡其裤管。

小陈是国家队随队翻译,也是本次赛是仅次于其他国选手外黄少天的主要输出对象,赛事结束后他第一个就找上叶修恳求叶领队让黄选手放他一条生路,敢问"吃本剑圣的剑剑剑剑剑"的西语正确翻译姿势?

"你怎麽不体贴选手的心情嗯?"黄少天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艰难的翻起身,从口袋掏出条半个手掌大的药膏。

"哪敢哪敢,体贴了张佳乐那傢伙阿,第一次夺冠你说这多感人阿啧啧啧。"

"切还真敢说阿老叶"黄少天把药膏在手裡垫量了几下"哎呀这小陈真是的叫他买个要回来也不顺便教人怎麽用,虽然擦错了也没关西吧这东西的用量就差不多是这样吧?"

倒也不是黄少天耍大牌连东西都要人亲自送到手上,只是这地方药房太难找,成药也不是说买就买,只好依靠当地导游和翻译帮他们带药。


虽然说也可以回国再买可是难保叶修在他们分开之后又怠惰不擦,黄少天只好亲自监工。

他挤了一小陀到食指上,肉色的膏药泛着一点点油纸的光泽,好像擦下去就真能获得新的血皮一般,黄少天左手扶上叶修的后膝窝右手快速的往疤上抹去,如果黄少天真的是剑客,那叶修真不敢想他那手速,简直是要人命,冷凉的触感漫开又迅速被温热的知觉取代,黄少天没有涂得很厚,澹澹肉色下还是能见到叶修原本的伤疤,他见好就坐起了身,等待药膏吸收。

"老叶你说到底有没有用?"黄少天狐疑:"以前老看药商广告多麽惊天动地,等自己开始用的时候简直心惊肉跳啊!"

"谁知道呢,少天大大口才这麽好没接过药品代理也是可惜啊。"叶修捲了裤管也不方便动,乾脆转个方向躺了下来。

"还提广告你这不是存心气死你以前嘉世老闆,和你谈正事呢。叶修我问你件事啊,"黄少天好玩似的把药膏立在叶修顺着呼吸起伏的肚子上,正要再开口就看到肚子用力缩了一下,像是要吸光世上所有的氧气。

"爱过。"

然后在他面前燃烧殆尽。

经典的对话在此有了不一样的变化,黄少天的脸蹭一下红了:"没人问你这个我是要问这疤到底怎麽来..."

"你没问可不代表我不能说阿,"叶修声音很低:"虽然现在早了一点,不过,少天,生日快乐。"

"阿,这、老叶你太犯规...呜,"叶修的唇猝不及防的覆上,真的太犯规太惊喜了,这隻一年四季发情的野兽,黄少天想。

但是还是爱你啊。



岁月如沙,总在指缝间不经意的流走,再留下一些不易发觉的痕迹。我们都是青春养大的孩子,他划伤我们在教会我们如何坚强,之后我们成熟了开始构筑爱情的美梦,他便不动声色的离去,带走他曾赋予我们的伤疤。于是痛苦成了泡沫,仰望开始有了彩虹,感谢有你。

少天,我爱你。

生日快乐。


fin.


=======后话=======

谢谢每个看到这裡的你我是夏云!

果然还是最喜欢认真生活的他们,不自觉的老夫老妻了起来(掩面

希望这篇有传达到所有我想说的,包含对少天的祝福!!!

最后偷偷道个歉我三次的生活真的太疯癫了七月没什麽打理lof,真的很抱歉QAQ

以上W


 
评论(8)
热度(46)
 
回到顶部